JPEDer | 我为何喜爱项目式学习PBL?

Project

JPEDer | 我为何喜爱项目式学习PBL?

李玉儿 Yuer Li

11年级学生

截屏2022-03-24 20.09.25.png

*此文转自慢客村云私塾微信公众号
大家好!我是李玉儿,今年18岁,来自北京达罗捷派学院。非常荣幸能够作为慢客村自驱娃代表,来为大家分享我在十八年间自己的人生经历,还有我对于PBL教学体系和自驱娃概念的理解。

在我14岁以前,我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公立体制,我发现我的学习习惯偏向于将所有新学知识的所有背景和概念都理解得相当透彻,于是导致我有些不适应公立学校的教学方法——因为在我的经验中公立学校的学习方法仅仅是掌握考点,并将之运用到考试题目之中——教育的目的不在于启发孩子对知识的渴望,而且无法满足还在生长发育期的孩子获得足够的休息时间。
我认为仅仅为了考试去进行学习是不够的,于是我通常在想我们如何将生活中的艺术美和生活常识运用到学习中去,在学中玩,玩中学。
在我十二岁那年,我们需要早上6点半参加学校跑操,晚上9点晚自习后才放学,我观察到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同学常常体力不支,已经没有额外的精力去体悟和感受什么是生活了。在我12岁那年,我突然对公立教育体系产生了极大的厌恶感。    当时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们全家打算移民美国。和她的日常交流中我了解到美国同学每天下午3点就放学了,放学之后他们可以参加很多的体育项目和很多有趣的社团:比如我的朋友就参加了机器人社团,他们从零开始自己找到钢铁,自己搭构架,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一个可以自己抛球、可以自己拣球的篮球机器人。在学校操场上打完篮球,就可以看到小机器人拣球,然后把球放回篮筐。他们用三个月的时间做了一个给他们学校节省巨大劳动投资的机器人,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因此,我对美国教育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我在想我在国内接受的教育理念和国外的教育理念到底有什么不同,于是在那段时间,我的脑海中渐渐产生了想出国学习的欲望。
我15岁那年,我母亲决定把我送到美国读书,之后我就没有参加九年级上册的学习,因为我大部分时间在补习英语,所以时间安排相对自由,加上我的妈妈愿意带我去探索更多生活中的乐趣,于是我们到外面出去玩儿的时间就特别多。    我是一个喜欢喝茶、很喜欢中国古文化的人,我感受到茶和生活中自然的美对于一个人的身心影响和修炼是巨大的。我对学习的态度也发生了质的改变,我发觉自己对历史很感兴趣,通过学习茶道我了解了很多中国古代文化,并延伸到孟子、孔子和庄子的道德理念。我很喜欢庄子关于学习的观念:学习就是痴迷于知识的本质以及获取知识的过程。然而我发现中国古代传统教育跟现代公立学校填鸭式教育是两种非常不同的方式。

孟子曾有一句话“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则居之安;居之安,则资之深;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原,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君子的造诣需要精深,之前他必定依照一定的方法去循序渐进地做事,希望自己能够获得心里的平静,自然而然就可以领悟到一件事情其中的本质;领取到其中的道义,若存在心中就能安定下来;存在心中必定能安定不失,就可以依靠它来做事,能依靠它来成大事;取用起来,无论向左向右,随时都能和他的本愿相遇;所以君子希望自己能够安定心里,自然而然领悟其中的道理。
孟子这段话的观点和项目学习PBL(Project-Based Learning)非常相像,基于项目(或问题)的学习是一种教学方法,学生通过积极参与现实世界和个人有意义的项目来进行学习。PBL要求的不是老师在课堂上传授知识,而是希望学生能够在课堂之外找到自己的兴趣点所在,学生结合曾经学过的知识去真正解决现实社会复杂的问题,这就是项目学习PBL富有魅力并深受学生们喜爱的原因。

借用德国现代教育体系的开创者斯普朗格所说的话:教育并非单纯的文化传递,教育之为教育,它是一个人格心灵的唤醒,这就是教育的核心所在。

到底什么是唤醒?难道唤醒真的仅仅是课堂上知识一味的传递吗?不,我相信唤醒就像慢客村所坚持的「举全村之力养育不争第一只做唯一的自驱娃」理念一样,唤醒是真正点燃一个人,是让孩子接触许许多多生活中他们从没有接触过的事情,发现自己真正所爱,这才是唤醒、这就是点燃。

15岁那年我去到美国,接受了将近三年的西方文化的教育体系,我发现老师给学生布置的项目(Project)要求学生除了上网搜索资料之外还要加入其他各方面能力才能完成。
比如我的学校戏剧课,负责每年的春秋季舞台剧的排练和演出。学生以团体的形式担任导演、演员,成立道具组、化妆组等各种部门,最后经过三个月的准备将完整的舞台剧展现给所有家长和社会观众。

截屏2022-03-24 20.09.35.png

达罗捷派圣诞节舞台剧
我在喜剧课上学习到理论知识:比如如何做一个好演员,如何写脚本,舞台演出的时候如何安排人员,都穿插在实际彩排节目过程之中。课堂知识的输出就是舞台的操演,这就是一个很经典的项目学习PBL的概念:让学生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现在的学校北京达罗捷派学院,也是一所基于项目学习PBL的创新型学校,它的概念是让学生去引导教学大纲的发展。
这是我物理课上做的风力小车PBL。我们的设计原理是风扇对着小车吹,但这辆小车可以迎风加速前进。所以在没有电力和外部动力的情况下,如何让小车做到逆风前进呢,其中我们需要做很多背景理论的研究,还有耗时许久的模型搭建。

我发现在我的合作小组中每个同学之间的连接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的特长非常不一样,我们真正做到合作共赢。到了模型搭建环节,我惊喜地发现其中一位组员研究乐高已经有十来年了,并且收获过很多乐高模型大赛奖项。如果学生有更多机会和身边的人进行交流合作,就能更好地学习到不同的知识。

项目学习PBL就像一座通向未来的桥,它搭载着的是导师们的引领,激励学生思维启发,最终学生以解决问题(项目)为导向去大量输入知识(学习)。

截屏2022-03-24 20.09.47.png

达罗捷派棒球队公益义卖项目
现在的年轻一代早已迈入大数据时代,互联网给我们提供无穷无尽的知识:就算我们坐在家中或咖啡馆中,如果我们想要看英国、美国、德国文学著作或是科学成果我们都能轻而易举获得资源。
我们身边触手可及的知识实在太多了,我意识到我应该尽早找到自己真正想要了解的事物,从而能够在星星点点的互联网信息海洋中,找到我真正需要汲取的那些知识。
项目学习PBL不仅可以在学校进行,更可在学校以外任何地方,特别是在家庭。慢客村云私塾倡导的家庭项目学习FPBL给每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提供了新的可能性:让每一个孩子都能点燃心灵之火,在解决现实问题中发现自己的价值和乐趣,让父母和孩子的连接更加紧密,让学习更加有效。

截屏2022-03-24 20.09.55.png

代表达罗捷派参加「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青少年论坛暨模拟联合国大会」

今年9月,我加入了由斯坦福大学毕业研究生发起的全球青年领导力项目的网上课程,它跟密涅瓦大学非常像,在三个月内让学生与来自世界各地的19岁-24岁具有领导力才能的青年进行文化交流学习,并且对如何更好实施领导力产生了更深刻的讨论。

Pedagogies(教学法)是义务教育时限内学校老师为学生提供的教育方法。Andragogy(成人学习理论)是我们进入成人时期的自我教育,而这个能力的养成很大部分来源于Padagogy(教育学)的学习习惯。PBL的特点是激励学生去感知问题,对一个领域产生好奇,这是一切研究的起点。
第二个特点,教师需要用一个引领和启发式的教学大纲启发孩子们主动思考。PBL不仅仅是短期的,比如在三天或者一个月产出一个结果的自愿学习,它还需要我们去做长远的思考:比如这个项目将为人类未来几年、十几年的发展做出什么贡献,就像我前面提到在美国做拣球机器人的同学,机器人不光赢得一个拣球比赛,还能够为篮球队的同学进行服务。

截屏2022-03-24 20.11.30.png

参加2021中华世界坛美玉大会主题演讲

在一个团队里,我们会和他人产生合作连接,所以这要求我们发展更好的交流的体系和方法。在每个PBL学习结束之后,老师和学生会互相为对方评价留言,于是我们除了在自己的学习过程中累计经验,还可以获得他人建议,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为我们的个人能力打下更好的基础,去深思自己,反思自己。每个人在团队里都是平等的,我们的知识,我们的经验都应该被尊重。
所以项目学习PBL是基于尊重、友爱、合作、和平的基础,每个人首先实现了自我的价值,完全沉浸到一个有趣的学习项目体系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喜欢项目学习PBL的原因。谢谢大家!
在接下来的2周,达罗捷派也即将开启PBL Week,以热点时事--「冬奥会」为主题,开展一系列学习、讨论、实践、创意、展示,将解决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问题为出发点,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动手实践、沟通能力、领导能力等。敬请期待哦~